2017年12月4日 星期一

司机先生

总是遇上不同的人
总会遇到不同的事
从一开始一无所有
直到后来慢慢拥有

往往很努力留着身边即将消失的事情
往往会回到原点
所有的事迹都拥有自己的宿命
珍惜当下 拥抱当下 是我近日来理解的事

终于明白为什么一套降魔的 戏
题材会出自一个驾的士司机的 小马
这样的剧情让人很抓不住头绪
却当剧情走到尾声,
才明白所有事情不会源自你的逻辑发生在你的身边
很多事情没有办法解释
可到了最后才会明白

反而看完了
能够明白的士司机是怎么一个平庸 又看透烟火的职业
然而剧情的重点不是降魔
而是缘起缘灭 
很多不逻辑的事情
你怎么看待 就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真的很抽象


可能最近驾uber也少许有些感触
当一个司机还真不简单

每个乘客都认为司机做起来很简单 而且有车有时间
反而坐在驾驶盘前
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乐趣

乘客不过是一趟的旅程
而驾驶者是无数次的路程

才知道 钱更不容易赚。


在剧情中 一直没有办法理解
为什么小马总是会有急尿的搞笑片段
当体会过后能够明白
司机也是一种服务职业
总是带着最好的一面在驾车
有时却忘了心酸的存在
直到忍无可忍的情况 
才会突然发觉司机也是有生理需求

所有事情源起都是钱
人来人往
看到很多有好有坏的例子

真庆幸 我还算是人群当中幸福的孩子




看着这么多人还在努力
你还有什么藉口说要放弃

这句话我时常告诉自己
比我糟糕的人还不少 他们都还在努力
比我成功的人也不少 他们都还没放弃

所以一旦明白自己的目的地
尽可能地完成它。

每个人的终点或许一样 是生老病死
可是我们的目的地 却又不同的梦想 
努力一点吧。

2017年11月13日 星期一

不孤单的季节

如果你问我此时的心情
我不懂怎么告诉你

因为我的嘴巴不能正确发音
没办法正常咀嚼
终于体会到了铁丝勒起所有牙齿的那种无奈
而且还会稍微被划伤

继上个月拔了六颗牙齿
现在终于开始绑牙的生活
别人都说绑牙会瘦 因为没办法好好吃东西
可我不希望瘦
我会努力一点 再跳出瘦的圈子


在这几天
还好没有白白让时间溜走
虽然没有太多的照片
不过有跟你一起很满足的每一天

四天或许有点少
少的我觉得 身边的所有事都可以停住
这样足以让我留住跟你的所有时间

你回来的那几天一直觉得四天很多 很多
可在你走的这一天
四天 很少 很少
如果可以我想抱住你久一点

因为我有点舍不得你。



就像迪宝一样

刚巧你回来的日子见证了
迪宝被阉掉的事实
看见他我还觉得可怜
曾经一度有犹豫过 放弃阉掉
可最后还是阉掉了

因为阉掉的狗狗
至少不会容易生殖器出现问题
也会比较健康
还不会影响周围的狗狗

刚巧也在11月11号 做了阉割
很合适做单身狗
最重要他现在还很开心的跑来跑去就好了



有时候的日子 匆匆忙忙
可是当你有自己的目的地
你会发现 匆忙反而很有意思

这几天没有特别的精彩画面 可是有生活不能少掉的片刻。


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飞越时间

走得特别快

时间就像没有阻隔似的不断穿越
使得我们来到了这个年龄


我曾经非常渴望长大
因为长大过后的我才会比小孩子的我有能力
有太多事 我想要自己决定
所以我不在意长大

虽然我胆子特别小
小的连鬼都怕
可是我已经是那种
宁愿花几千块弄牙齿把自己搞得怕到死
都不要花几十块看鬼戏吓死我自己 的臭小子

我曾经笑人家 绑牙绑得一牙钢铁的
在我中学的时候
那是因为我没能力让自己弄整齐我的牙齿
并不是嘲笑 而是一种羡慕

讲了那么多 
还不就是开始到我准备要绑牙了
几乎的人都觉得我没这个必要绑牙
有些暗爽的觉得 其实每个人都会有缺点


只能说 巧合的安排
刚巧智慧牙一起来 刚巧自己有能力
我喜欢这种能够把痛一次过解决的安排

先把照片留下
因为今天开始拔两颗牙 明天再拔四颗牙
等多三个星期就可以开始绑牙了
好期待脱下牙套的那一天。



说到智慧牙,
还不是因为他们都往里面生长 才让我那么痛不欲生。



昨天是CitiBank展
跟两个麻辣佬逛了个晚上

想说友情
没有必要特地打招呼
没有必要特地打太极
只是你有需要开口
我几时布莱的。



朋友 不需要非得瞅在一起
有时间的话 一杯茶早够了
最重要的是有没有心而已

周杰伦的歌很有感觉
因为那是我小时候都在听的歌
没有特别爱 可是特别有味道 本来没打算写那么长一篇
偏偏从听歌开始很有mood


我的友情很简单
不需要特地 不需要做作 不需要保留 不需要区别

因为我曾经有很多很多朋友
可是时间在运行 大家都在努力
时间不一定留得住所有人
可是都留住很珍贵的人

特别是你们。


中学时候 有一群时常一起愤怒 一起流泪的人
可现在是一起往不同目标发展的人


时间推前到Vanessa 生日
拍个照来留恋一下




至今
不是每个人都可以
安排在同一个时间见面



所以忘记了哪天还是找了条鱼吃午餐


至于那条虫
我每次见他都没有什么拍照
都是他拍我
因为我比较帅 所以没有照片 哈哈哈


不懂你们还记得我的狗没有
他是我现在觉得最可爱的东西
准备把它养大来帮我看我的孩子

  有些回忆还真的不能单凭照片来回忆
就像前些 好不容易跟我的家人来吃饭

虽然不是很少
只是比起以往小时候的我们
现在的这种聚餐已经少得可怜了

你们一直都是我引以为傲的家人



顺便
祝福
我家
亲爱的
表妹

生日快乐。





如果要算十二年回忆的朋友 那应该少不了你们

这张照片我有个朋友 值得赞赏
我放弃了追逐 他却拼命在奔跑

戏剧这一条路
我很喜欢 也很羡慕 

长大 的途中 有很多选择的路口
可以思考 可以犹豫 可是人生
就是很简单一个年龄的过程。



2017年10月5日 星期四

中秋 吃饭桌圆

中秋节的后一天 终于生病了
还不至于倒下
可是至于停下来休息

因为再怎么努力 扯后腿的人还不是那么一堆
可也不是因为如此我就会停下了脚步
我还是走着
努力迈向我的目标去做

我坚持相信
"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就做什么样的事"
因为怕吃亏的人总会在后面
因为怕输的人总会留一堆屎 在后面


没啦
我的意思是
要成为诗人 就得努力念诗
要成为有钱人 就得努力赚钱

天上真的没有白吃的午餐
只有不小心的幸运
因为总会有人很幸运

可是并不用去理会别人有多幸运
因为怎么想 都不会掉自己身上的



不懂是人会变 还是时代会变
总觉得要变的事情很多 可是总找不到理由
比如团圆吃饭的人数变少
这没有理由

团圆 有心就好
还蛮欣慰我们这一家还是有人可以为大家付出
所以我们人数没有锐减地这么快

难得团圆 难得有机会一起述说往事
昨天晚上是这么的漂亮

虽然没有蜡烛 没有灯笼
可是有  没有包装的笑容。


我希望 以后的每个节日 我们都会拍一张长大的照片
见证我们都成长的模样
不需要意见相同
不需要跟着传统
只是需要我们坐了下来 知道我们有那样的曾经

是这么美好。

2017年10月2日 星期一

以零出发

生活过了多久
我们都忘了 所有的事情都应该以零出发

而不是从二十 三十 或者五十

我听过一次电台说过
现代人生活过于匆促 所以总是急性子
总是希望把想要 直接变成我要

这有时也是我最大的盲点


这样一个感受 是因为昨天走进了闹剧场
闹剧场是 nOw theatre
也刚巧是由 空白格 制作的 零卡斯 舞台剧

零卡斯
虽然是零收费 零成本 都是零
但里面都是诚意满满

看戏的心情总是 你们就好

因为我好久没有掏出感受来表演了
很久很久
都是要装另一个模式来表演
即都是演戏 舞台  可别无选择带出该有的情绪


我还蛮佩服这一次的演出
因为它让我看不明的主题 变成感受满满的主题
因为它做对了

萍水巷逢
有些时候不是取决你要不要去做,
而是你有没有能力去做。

最后十分钟
如果人生一直有一句话无法说出口,
直到最后的十分钟 你会怎么做。

困在岛上的七个神
如果每一次都觉得我们还有最后一秒,
那最后一秒的时候呢。


这些都是每一部剧看完后的感受
虽然很多很简陋的不足
可是最后还不是赢得了我的掌声


突然间想起
我曾经也和一群人躺在辽阔的大厅上 或走廊
哪里都好
至少我那个时候不会觉得害怕
我很享受大家躺在同一个地方
放肆地享受地板传来的冰凉
里面夹带着我们赤脚的坚持。

不说都六年过去了


长大后
总是想带着最好的一面迎接认识我们的每一个人
可是越长越大
人变得急促 总是想要更快 更是想要更好

这一次
以零出发 好好思考如果不仓促做更好的自己。

2017年9月27日 星期三

温仕莹

看戏是一种心情
一套好的戏可以引领观众碰触得到对的感受

我承认我是感性的人
所以不管是悲的 是喜的 一样是我需要的


这个月是九月
如果你记得 你会知道从来都是一个我觉得很重要的月份
因为你在这个月出生
你不用知道自己有多重要
只需要知道在我心里面多珍贵就好

我知道这几个月是还蛮难熬的另一个阶段
可是有些东西不能错过
特别是 我还是得送上我的祝福

没有什么比得上 自己爱的人给自己的一个谢谢
特别是拥抱
突然好想念拥抱你的感觉

可能是最近看 <踩过界> 看得太深
每每看到很有感触的拥抱就会特别的想念


谢谢你 让我觉得爱不需要因为距离
谢谢你 让我知道成熟是把忐忑的在乎放下
谢谢你 其实你也教会我很多的事

如果可以 我希望接下来的日子
不会有任何可以错过你的理由

宝贝 生日快乐


2017年9月22日 星期五

文申侠

这是我最近在花时间在看得电视剧
这个感觉很像
所以我看得很投入 还看得很小心
因为感觉很深



只是主题曲 “心眼
就很有意思
凡人用雙眼如何望見 心眼無從受騙 真相困於光源背面


有时眼睛看见的 未必是真相
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有峰回路转的结局

刚看完一半 十四集
看到了文申侠被老爸在六岁丢下的理由
即是当年有别的女人 大了肚子威胁老爸
最后唯有留下个儿子自己离开

这样的理由 即使很委屈
也没有办法能够消化
我是把我想成文申侠

这样一个理由说出口
比单纯被抛弃的答案 还要残忍

小孩嘛 其实不过就是需要有人保护
长大后 还只不过是想要有人理解
几乎看得我眼睛泛红
不是因为文叔很可怜
而是站在文申侠的想法

害怕  没有人可以说 却还要一直被逼退
要勉强去接受一个很痛的过程
虽然是曾经
可是过程也是曾经熬过来了
还以为从盲的生活 来到一个正常的生活
结果至亲这个时候回来

这样的曾经
不是消失了
而是随着时间 被隐藏了
说出来也不能被袮补

一直站在文申侠的角度去想
怎么可以这么坎坷
明明已经闯过一关
很优秀了 却还要解开三十年前不想再被打开的心结



说到这里
其实我也有我自己一点点的想法
我的想法即是
以后如果我有孩子
绝不会十分保护他 也不会让他在我不能理解的范围里被伤害

二十一世纪
已经不再适合传统保护的成长过程
因为现在这里诱惑太多
方式太多 科技太多 朋友太多 学习太多
作为一个家长 没办法时刻看着他
最好的方法就是相信他 理解他

做家长很玄 因为我不曾试过
可是我在试着照顾迪宝

不溺爱 也不缺爱
拥抱总是不会少
当然藤条也不能少
这是我照顾他的最开始方法

可是我不能被体会
这种心情怎么说

如果不能被体会 就不需要被问太多问题
因为是不能理解的
如果本来就有结果 就不需要一直问问题
因为总是不被改变

我知道家长总是想我们过最好的
总是想引领我们走对的路
可我觉得没有对的路 只有最合适的路

最近因为我的工作还蛮忙碌
所以我没有办法好好消化忙碌带来的负面能量
我的妈总是盘问我 说我的工作怎么那么糟
这是我觉得最心疼的事
我选的路 跪着都走给你看
这是我的原则 至少我开心
可是做直销的 往往有种心态
就是没有任何一份工作比他们好

你不知道我生气不是因为你一直问我
而是你只会让我觉得我的选择有问题


如果疼爱 不希望被伤害
我的努力 就是希望避开不必要的伤害






文申侠